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新暮雨小说 > 武侠仙侠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野兽之心

十方乾坤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野兽之心

作者:神出古异 分类:武侠仙侠 更新时间:2021-01-14 04:21:59 来源:顶点小说

这一幕,惊得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不仅仅只是萧尘这一身修为,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更令他们震惊的是,这几十年里,他们从来都不敢违逆玄武长老,哪怕是之前来的两位暂代殿主,同样是对玄武殿的人毕恭毕敬,可现在……

“呃……呃……”

那太清境的老者被萧尘天魔指扼着喉咙,愣是无法动弹,后边柳三等人早已惊呆,此时也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今日若是萧尘杀了这两人,他们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了。

“咳……咳咳……”

危月燕被刚才萧尘那一掌伤得极重,此时勉强站起来,正要祭出法宝时,萧尘凝指一划,一把仙剑飞了过去,“嗤”的一声,顿时鲜血飞溅,这一剑,竟将危月燕钉在了广场一根石柱上面。

“这……这……”

见那被染红的石柱,慢说弟子们个个慌了神,便是苍龙殿的几位长老,也像是失了魂魄一样,满眼只有惊恐之色。

心月狐也完全没有想到,她犹记得那天第一次看见萧尘时,虽说对方始终不苟言笑,但也是温温和和的,而此时对方身上这股杀气,与她第一天见到的苍龙殿主,完全判若两人。

“你……你……”

那太清境的老者脸上也终于布满了惊恐之色,他此时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对方身上这股可怕的杀气,是他从未感受到过的寒冷。

这一刹那,他像是坠入了地狱深渊一样,仿佛性命,已经不在他自己身上了,而是捏在对方的手里,他毫不怀疑,对方要杀他,不会有任何顾虑。

突然,萧尘手指一捏,一股寒冷可怕的杀气,顿时弥漫整个广场,在场所有人,皆屏住了呼吸,不知是幻觉还是如何,他们竟隐隐约约,看见萧尘身上有一丝丝红色气息弥漫而出,那难道竟是实化的杀气!

没有人感受过如此重的杀气,柳三终于回过神来,暗道不妙,一下冲了上去,拉着萧尘的手,急急道:“杀不得,杀不得!殿主,息怒,杀不得,杀不得啊!”

显然,平日里不管玄武殿和苍龙殿如何斗,可毕竟危月燕是太古八荒盟二十八宿之一,若是萧尘今日杀了这两人,那整个事件的性质,就完全发生改变了,这无疑是触犯了八荒盟的禁忌。

“呃……”

尽管此时萧尘被柳三拉着,可那太清境的老者,仍是窒息不已,他依然丝毫不怀疑,对方要杀他,那么连八荒盟的禁忌也不会放在眼里!

“殿主,殿主……”见到此时萧尘这满身杀气的样子,柳三已是吓得面无人色。

“你二人,听好了,在我苍龙殿,还永远轮不到你们来撒野……听清楚了么?”

萧尘声音冰冷,一字一句清楚的说着,在他手里那老者不断点头:“听清楚了,听清楚了……”

“那现在告诉我,这里,谁说了算……”

“您……您……苍龙殿主,您说了算……”

“再让我看见你们出现在苍龙殿,下一次,本座会让你们彻底灰飞烟灭……滚!”

萧尘一下将那老者推了出去,那老者满目惊恐,这一刻,像是从阎王殿里捡了一条命回来,再也不敢多留,看了被钉在石柱上的危月燕一眼,立即飞上去,将其带着往远处飞走了。

风冷冷地吹着,整个广场突然变得宁静无声,所有人都不说话了,萧尘也不说话了,一步一步,往苍龙殿里面走了回去:“从现在起,没有任何人,可以再让你们跪着……”

“殿主……”

弟子们终于一个一个,从地上站起来了,看着萧尘转身离去的身影,在场的弟子,眼中都慢慢聚起了泪水。

……

夜里,一弯弦月斜挂,清风拂叶,不断发出沙沙的声响,夜里的苍龙殿,如此静谧,没有了白天那股令人害怕的杀气。

此时在苍龙大殿里,萧尘独自坐在殿首不语,白天那一幕,到现在还在他心里无法消除,他永远会记得那一幕。

如今的苍龙殿,一盘散沙,自苍龙死后,人走的走,散的散,七宿宫实力那么强,却都只会明哲保身,谁都不愿意,去与玄武殿抗衡。

“沙——沙——”

一阵风卷着几片树叶吹了进来,跟着只见柳三走了进来,但他却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站在那下边,也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萧尘才先开口:“今日我打伤了那两人,怎么,柳长老,你没有话说吗?”

柳三这时才回过神来,苦笑了笑:“打伤了,就打伤了呗,还能怎样……”

“嗯。”

萧尘点了点头,又道:“八荒盟这里,有什么事,我一人担着,怎么样,都不会落在你的头上,放心……”

闻言,柳三又苦笑道:“殿主,瞧您这话说得,我柳三儿是怕死,可有些事,其实也懂,只是这一次,玄武长老那边……”

“怎么?”萧尘向他看了一眼,说道:“你又要来教我,如何向人下跪了?”

“不不不不不……”

柳三不断摇手,再也不敢提下跪二字了,萧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慢向他走了下去,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哎,殿主,您说,我听着。”

“嗯……”

萧尘点了点头,便道:“我出生在凡世一个小村子里,我记得那时,镇上有个大财主,为富不仁,镇里村里的人都怕他,而他有个儿子,那小财主跟他爹一样,喜欢到处欺负人,十里八村的孩子,都怕他,他喜欢骑在别人身上,也喜欢叫别人给他跪下磕头,孩子们都怕他,所以不得不照做,可是有一天,他遇见了我,你猜怎么着?”

听到此处,柳三想了想,问道:“那……后来怎样?”

萧尘接着道:“后来,他也叫我向他跪下,还要给他磕头,认他做爹,但我没有照做,他就冲上来打了我一巴掌,然后,我在他转身大笑,向其他人耀武扬威之时,拿起地上一块石头,狠狠朝他脑袋上砸了下去……”

“这……”

柳三不禁愣了一下,又问道:“那后来呢?又怎样了?”

萧尘道:“还能怎样?我被他们一群人按在地上打,打得全身是伤,晚上连家里都不敢回,生怕阿娘知道我又在外面跟人打架了,就说自己是抓野猪,不小心摔着的,而那小财主,他说以后见我一次,就要打我一次。”

“这……”

柳三想了想,又问道:“那他……果然见一次,就……”

“不错。”

萧尘说道:“后来他见我一次,就冲上来打我,可每一次,我都跟他拼命,有一次,我差点把他耳朵咬下来,差点把他眼睛都给挖掉,那一次,他大概是吓着了,自那以后,他见了我,要是身边没跟俩人,他都得绕着我走……”

听完之后,柳三陷入了沉思,萧尘继续道:“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很久以前,有个村庄,某一天,村里来了两个强盗,起初,两个强盗只是试探,毕竟村里人多,他们也有顾忌,可后来,他们发现,这村里人虽多,却一个个都害怕得躲起来,于是,他们又叫来了六个强盗,八个强盗,就这样肆无忌惮在几百人的村子里,烧杀掠夺……”

“这……”

这回,柳三终于完全听懂了,萧尘看着他道:“是的,村民们手里没有武器,所以没办法和拿着刀的强盗抗衡,可是,但凡他们有一点血性,哪怕是冲上去,咬掉一个强盗的耳朵,剩下的强盗,也会有所忌惮……”

柳三听得怔怔入神,萧尘继续道:“没错,只要反抗,必定会有牺牲,会有人流血,会有人因此而死,但是,若不反抗,若是活着,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你知道,这世上只有一种人,他们不敢反抗,他们的名字,叫做奴隶。”

说完,萧尘向窗边走了去,看着窗外夜色,说道:“就连山里的野兽,狼群,若是看见同伴被其他野兽撕咬,它们也会冲上去拯救同伴,不管对方有多强大……但有一种动物,它们看见同伴被其他野兽撕咬吞食,它们会无动于衷,甚至它们,还可以在旁边悠闲地吃草,也许心里想着,那头野兽今天吃饱了,就不会来吃自己了。”

话到最后,萧尘转过了身来,看着怔怔不语的柳三,说道:“有些时候,人活着,就得有一颗野兽之心,哪怕会因此流血,牺牲。”

“殿主……我明白了。”

柳三怔怔地走了上来,看着窗外夜色,喃喃道:“从前我一直以为,这样做,是在保护大家,原来,我错了,我们每退一步,他们只会得寸进尺……”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天上的弦月,说道:“过些日,你把七宿宫的人,都召集来吧,还有这些年离开的人,都将他们召回来,苍龙殿散了太久,是时候,让苍龙七宿凝聚在一起了。”

柳三道:“好,这件事,我必定按照殿主的吩咐去做。”

“嗯……”

萧尘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儿,又道:“另外,今日白天在下边修复灵脉的时候,我发现,苍龙地界的灵脉之力,似乎隐隐有些不对。”

“灵脉有什么问题?”柳三不禁脸上一怔,他在苍龙殿这么久都没发现问题,灵脉怎么会有问题?

萧尘道:“可能是在几千年前,灵脉在那时,就已经被人暗中动了手脚。”

“什么!”

柳三更是心神一震,这怎么可能,四殿的灵脉,关乎着四殿各自的气运,而苍龙殿的灵脉在几千年前,被人悄无声息动了手脚?谁有这么大本事!

不可能……但是,猛然间,他又想到什么,几千年前,是了!昔日的苍龙殿,何其鼎盛,便是称作四殿之首也不为过,然而大概是从几千年前开始,就是那个时候,慢慢开始了这几千年的衰退……

窗外冷风阵阵吹了进来,萧尘不再说话,他一直都比其他人更加容易感知到一些东西,虽然他对灵力的感应,还没有未央那么敏锐,但他今日确实感应到了一丝异常,尽管只一闪而逝,但他可以确定,那一刹那,绝不是错觉,只能说,几千年来都没让人发现,那人的手段,十分高明。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